远洲鼠:“你什么意思?我们可都是亡灵大帝的门生!”

    普拉斯淡淡道:“哦?是吗?那你在知道我们的同学关系之后为什么不把我放出来?还要我自己费一番手脚?”

    远洲鼠:“……那是因为我还不确定。”

    普拉斯微笑道:“我也不确定,不确定是不是同门师兄弟就一定要往开一面……”他忽然拿起一个杯具,朝着一个方向掷过去。

    “叮”地一声响,这个杯具刚刚好碰在一个小开关上,忽然间整个咖啡馆就黯淡了下来,原来这个开关是用来控制咖啡馆玻璃窗的透明度的,从0-100.但是如果被破坏,就会变成透明度为零。

    现在普拉斯随手一掷就破坏掉了开关,可见他的手劲儿是有多么地大。

    “等等!我还有话要说!”远洲鼠吓了一跳,再不出大招自己就要挂了,他可没信心跟一个配备了纳米手掌的超级杀手贴身肉搏。

    普拉斯狞笑起来:“有什么话等你的脑袋在我的手掌心的时候再慢慢说不迟!”他一个黑虎掏心就扑了过来。

    远洲鼠立即一个“刺猬打滚”从咖啡桌下面钻到了他的对面,一面喊着“我刚从灵魂区出来!”

    这句话果然一下子就吸引住了普拉斯的注意,停了下来:“纳尼?没人能从灵魂区出来,连大帝也还没想到办法。”

    远洲鼠:“我要是给你看一看某个人给我的中微子接收器你就知道我所说的不假了,没人会拿这种高级有有价无市的东西来开玩笑。”

    普拉斯听了远洲鼠的一番解释才大约相信了他的话。

    普拉斯:“这哥们儿是准啊?帮你进入灵魂区的家伙。”

    远洲鼠:“大帝的宿敌——电子人的波顿家族,我还得知了一个惊天的秘密,波顿家族就是曾经让来自柯伊伯带的冰质慧星撞击地球的元凶!”

    普拉斯:“哦,波顿家族,那可是个狠角色。这下可好,制造超级病毒和天体灾害,他们都干齐活了。但是你出来有什么用?你能出来那是因为你的肉身还在外面,而大帝……神与形都被封印在里面,唉。”

    远洲鼠:“我们可以合作,共同帮助大帝出来。”

    普拉斯摇摇头:“no,我不需要跟人合作,要合作,我也可以先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执着地想做成这件事,嘿嘿,你就认命吧。”

    远洲鼠:“草!既然你这么执着,那好吧,我们不谈合作,谈一谈我的威胁。”

    普拉斯晒道:“你还能威胁到我?”

    远洲鼠:“当然,直接威胁到你是不行的,毕竟你是个武力值太高的怪物。但是我在临死之前发生一个信号让你的理想受到致命的打击还是可以的。”

    普拉斯大感兴趣:“哦?说来听听。”

    远洲鼠:“我虽没有能力让大帝出来,可是我却有能力让大帝永远出不来。”

    普拉斯:“怎么说?”

    远洲鼠:“大帝施展超级结界击穿小宇宙正常区到灵魂区的单向通道的时候,我在场,我出来之后看到了大量的关于小宇宙的技术讨论,非常确定我当时亲眼所见的一切被纪录下来之后可以让地球帝国的科学家能够找到大帝用来控制小宇宙的关键——提升投票权的暗门。”

    普拉斯哑口无言,老半天,才道:“小子,你狠。”

    远洲鼠:“承让。”

    普拉斯:“那我更不能让你活着了,这是对我们的最大威胁。”

    远洲鼠:“我没说要跟你商量,你可以试一试能不能在我发出信号之前把我彻底杀死。”

    远洲鼠的眼睛像一只小老虎一样盯着普拉斯,毫不退让,普拉斯忽然想到了黄金镇的那个传说——镇长本人亲自冒充谈判专家,孤身勇闯罗马假日浴场,以一人之力扭转乾坤,制止了黄金镇的一场恐暴事件,现在看这小子的劲头,这个传说怕是真的,这小子还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普拉斯:“总之,你不可能出去,至于你应该怎么交出那个纪录,你自己想想,想一个我可以接受的方案。”

    远洲鼠:“你是不是不信我可以威胁到你的boss?哼,我可以给你看一部分当时的时空波动纪录,你会至少相信8成。”他抬起左手,腕带魔物娘缓缓地飘出一个文件来。

    普拉斯走到远洲鼠面前,盯着这份纪录开始研究起来。

    他不曾想到黄金镇长传说中的发飙方法就是靠腕带上的纳米刀,远洲鼠就等着他的咽喉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纳米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维多利亚的秘密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