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玉玉怎么都想不明白。

    她明明就看见了,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自己还被杨翠翠臭骂一顿。

    江玉玉越想越诡异。

    本想偷溜去找初筝,却被杨翠翠叫住,下地去干活。

    现在正是农活最重的时候,乡里的姑娘,可不是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得去地里干活。

    江玉玉最烦干活:“让那死丫头去不行吗?”

    “放她出来跑了怎么办?”杨翠翠戳江玉玉脑门:“你去嫁啊?咱们可收了张员外的钱,这死丫头可不能跑了。”

    江玉玉想到这事,这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出门。

    傍晚的时候,初筝听见院子里有声音。

    她从缝里看一眼,是个壮年男人。

    手里拎着不少东西,一股脑的扔到地上:“爹,娘?”

    男人叫了两声,没人应他,他也就没叫了,自己去厨房找了吃的,坐在院子里歇气。

    这是江大生的儿子,江良业。

    江良业是他们家的命根子,什么好的都紧着他,也养成江良业好吃懒做的性格。

    前些日子跟村子里的几个人,说是去山里打猎。

    这个时间,大家都忙着做农活,他跑去山里打猎,这不就是变着方偷懒嘛。

    江玉玉为此很不满意。

    奈何杨翠翠护着,江大生也心疼自己这唯一的传家宝,因此江良业出去混这么久才回来。

    初筝瞧他扔在院子里的东西,也没什么野味。

    江良业平时欺负原主,就比江玉玉恶心多了。

    带着村子里的那几个混混,经常掀原主裙子,偷她衣服,总之什么下流的事,都干得出来。

    初筝摇头。

    原主这日子过得真是……心力交瘁。

    天色渐暗,江大生三人陆续回来。

    “娘。”

    “哎哟,良业回来了。”杨翠翠放下东西,满脸关切的查看江良业:“这几天在外面没吃好吧?娘给你做饭去啊。”

    江良业嘿嘿的笑:“谢谢娘。”

    江玉玉在旁边翻白眼。

    “玉玉,你快去厨房看看还有些什么吃的。”

    江玉玉刚想说话,就被杨翠翠推一把,江玉玉气得跺脚:“娘,你太偏心了!我干活一天,累死了,凭什么要给他做饭?”

    “嘿,你个死丫头,他是你哥,你去不去……”

    杨翠翠作势要大人。

    江玉玉这才进了厨房。

    可能是江良业回来,这家人都没给她送吃的。

    反倒是江良业问了她一句,江玉玉说她被关起来了。

    初筝还以为自己要继续被关几天,没想到当天晚上,她就听见了动静。

    有人在开锁。

    原主当时都不知道那个人从哪里进来的。

    是自己被人按住,才惊醒过来。

    但是……

    能开锁证明有钥匙。

    初筝心底有个大胆的想法。

    那可就有点意思了。

    -

    村子里晚上没什么娱乐活动,大家做一天的农活,回家后,早早的洗了睡了。

    大半夜的,不少村民突然被吵醒。

    各家离得都不远,最近的就隔壁挨着,很快消息就传遍整个村子。

    “出什么事了?”

    “江家那野丫头,把江良业给阉了。”

    “什么?真的假的?”

    “快走,去看看。”

    江良业平时在村子里,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杨翠翠又爱贪小便宜。

    原主的父母在村子第一不受待见,那杨翠翠估计就是第二。

    这大概就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村民此时都是去看好戏的。

    此时院子里已经有不少人。

    “我可怜儿啊……”杨翠翠抱着脸色惨白,晕过去的江良业大哭,旁边是村里的大夫,正给江良业诊治。

    有人拿布挡住了,看不见具体的情况。

    但他们看见了地上的血……

    “那野丫头真的把江良业给阉了?这么狠?”

    “看不见啊。”

    “江良业……”

    村民们压低声音指指点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穿:男神,有点燃!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