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夭夭看着他的头离开了自己的腿,立马就站了起来,想要快点离开,总感觉再不走,可能会发生什么更不好的事情,然而,她刚站起来,手就被白长辞抓住了,他抓的很紧,颜夭夭想挣脱开,却挣脱不开,他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不要离开我!”

    白长辞紧紧抓住颜夭夭的手,俊俏的脸都皱成了一团,满是痛苦的样子。

    “夭夭,不要离开我。”

    这句话,他说的很温柔,那句“夭夭”,暖到颜夭夭的心里去了,让她不忍心就这样甩开他的手,以前从来没有亲耳听到白长辞这样叫她,这般亲昵。

    她在床边站了一会儿,她还是妥协了,反正他喝醉了,,也不能做什么,看在他这么难受,还替她做了这么多事情的份上,她就勉强让他再拉一下吧。

    喝醉了的白长辞,觉得这个梦实在是太美好了,梦里的颜夭夭都不会挣扎的,不会因为厌恶或者害怕而推开他,也不会跟他提离婚的事情,更不会要离开他,这个梦实在是太美好了,美好到他都不愿意醒过来,美好到他想得到更多。

    颜夭夭一直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站在旁边,时间久了,有点不舒服,她想要看看白长辞是不是睡熟了,想趁机把手抽出来,没想到不管她什么时候动吧,白长辞都握得很紧,而且她一动吧,就会更紧了,最后她还是选择放弃了。

    不知道僵持了有多久,她都有些困了,本来昨天晚上也没怎么睡好,一大早就被电话吵醒了,想回去再睡个回笼觉的,早餐还没吃,就被困在这里了,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她要多管闲事的送水进来,为什么不让吴妈来一趟,就算是送进来,为什么要条件反射的在这里照顾他,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最后,实在是困到不行了,她站着都快要睡着了,结果后来真的睡着了,一下就栽下去了,没有预想中的疼痛感,因为她直接倒在了床上,感觉到自己触碰到了柔软的床,她也不想去细想这个房间是哪里,又有谁睡在上面,她已经困到没有意识了,有了个柔软的地方,就安心的躺下睡了。

    梦里的白长辞,突然就感觉到有个人压着他的手,那股诱惑着他的体香,现在就萦绕在他的身边,迷迷糊糊的伸手去触碰,想要更靠近一些,然后就摸到了颜夭夭的头,他知道那股香味就是颜夭夭,魂牵梦绕了好久,现在就近在眼前,当然要把握住。

    正当他准备再靠近一些的时候,躺在他手臂上的人,似乎已经知道了一样,直接往他怀里钻了钻,大概是因为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的,颜夭夭在寻找热源,而白长辞的身上就是最大的热源,所以睡着了之后,本能的向那边靠近,也有可能是白长辞的手臂太硬了,躺着不舒服,胸膛那里更舒服一些。

    只是这个姿势一变换吧,颜夭夭柔软的身体,还有那种特殊的体香,就彻底在白长辞身边了,那种香味直往白长辞的鼻子里钻,他好贪恋这个时候的温存,不禁深呼吸了一口气实在是太美好了。

    前段时间,在那些迷醉的日子里,他不知道幻想过这样的场景多少次了,只是每次要抓住她的时候,她都逃走了,或者是在反抗,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这么安静的躺在他的怀里,像极了一直乖巧的小猫。

    原本心猿意马的人,此刻却不敢动了,生怕自己一动,这样美好的场景就消失了,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手有些麻了,他才微微动了一下,结果怀里的人也跟着他一起动了,还以为是她又要逃走,他连忙收紧的手臂,把她圈在了自己的怀里,让她无处可逃。

    可是怀里的人,显然根本就没有想要逃,她大概是又冷了,又往他的怀里蹭了蹭,许是一个姿势睡久了,她也有些不舒服了,偶尔会动弹一下,她每一次动,白长辞心中就警铃大作,生怕下一秒她就消失了,又留下他一个人面对这满世界的孤寂。

    慢慢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颜夭夭的手突然就放在了他的胸膛上,原本就血脉喷张的人,被颜夭夭这么一摸,就更加心猿意马了,可是他不敢冲动,即使是在梦里,他都不敢,因为实在是太害怕失去了。

    原本就是在极力忍着的,可是怀里的人偏偏太不安分了,一直在那里蹭蹭蹭的,白长辞实在是忍不住了,他可是个健康的青壮年,都被这样撩拨了,哪里受得了!

    循着本能,翻身压了上去,直接用唇堵住了颜夭夭的唇。

    睡梦中的颜夭夭,感觉自己被什么捂住了嘴,她拼命的想呼吸,可是就是逃脱不了。

    她终于是被吻醒了,原本以为是在做梦的颜夭夭,醒来之后,那种窒息感还存在,下一秒就看到白长辞近在咫尺的脸,她才反应过来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此刻她正在和白长辞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但是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以的,所以,清醒过来之后,她就开始挣扎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白长辞颜夭夭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