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为何?”傲绝今看到天劫道人样子,顿时咆哮了一声道。

    “啪!”

    天劫道人直接一巴掌抽在了傲绝今的脸上道:“你个混账,脑子是不是被东方不败拍神经了,你没看到他身上流出玄黄之血吗?”

    “父亲,也许他弄点玄黄之血封印在体内,欺骗人呢?”傲绝今愤怒的咆哮着道。

    “哼,你自己想吧!”天劫道人似乎懒得解释,直接打出一道光芒注入了傲绝今的脑海之中,而后转身离去了。

    太荒洲的中央,一座古老的青石塔屹立在中央区域的一处荒野上,这石塔上面刀枪剑痕不断,给人一种古老苍凉的感觉,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

    “荒塔”二字铭刻在青石塔上。

    这荒塔正是太荒洲第一重器,号称荒塔,荒塔的外围有许多裂纹,这荒塔乃是一件神器,不过这是一件损坏的神器,相传乃是荒天帝留下的一件神器。

    当年的荒天帝有着不下于元魔的战斗力,纵横北漠,在神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巨头,可惜的在渡神劫的时候终究失败了,落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荒塔也在神劫之中破损。

    古老的荒塔屹立在太荒洲的中央区域,荒塔方圆3000里的区域也成为一片禁区,除非太荒洲的一些老古董才有资格来这里。

    忽然之间荒塔的上空之中出现了裂缝。

    “轰隆!”

    这片空间忽然之间被撕裂,接着空间彻底的崩塌,一张朦胧的太极图从天而降,太极图古朴无比,分割阴阳,化混沌,直接撞击向荒塔的裂缝上。

    “铮!”

    一声剧烈的撞击之声炸响在苍穹之中,一道神光直冲九霄,荒塔发出剧烈的颤抖,像是随时崩塌一样,咔嚓,咔嚓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谁!”

    一道愤怒的咆哮声音从虚空之中响起,一道朦胧的身影从荒塔里面走了出来,这道身影气息可怕,惊秫,远远的超越了阳撸天,荒撸神等强者的气息。

    “荒野王,反应这么慢?”

    一道轻蔑的语气从虚空之中传来,一名身披太极图的男子出现在苍穹之中,这男子白发如雪,乱发舞动,发丝犹如天剑一样犀利。

    男子双眸浑浊,却带着冲天的杀机。

    “张三丰不可能?你不是被龙族镇压了吗?”那朦胧的身影看着眼前之人忍不住身影一颤。

    这朦胧的男子名为荒野王,这是太荒洲唯一硕果仅存的半步准神强者,不过500年前遭受重创,一直在养伤,这次争夺元魔宝藏的时候出现一缕化身。

    “有什么不可能的?”

    张三丰背负双手,眸光犀利的看着荒野王道:“500年前的血债该还了吧。”没有多余的话,他的大手横推而出,一张朦胧的太极图浮现在虚空之中。

    太极图光芒闪烁,迷迷蒙蒙,直接分裂虚空,浮现在荒野王的面前。

    极度危险的气息传来,让荒野王狂吼一声。

    “吼!”

    “裁神……”

    可是荒野王刚准备动手的时候,一抹犀利的刀光凭空出现在他的后脑勺,顿时他的头颅炸开,化为漫天血雨,他的元神遭受重创,发出惨烈的叫声。

    “走!”

    元神破空准备遁走,可是刚冲出去的时候,那太极图却横空而来,将他的元神彻底镇压在虚空之中。

    “阴阳大帝!”

    荒野王一颤道。

    “你还记得我。”又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一道身穿黑色帝服的男子走了出来,他的身影来到太极图面前,直接抓住了荒野王的元神道:“怎么样?被围攻,被偷袭的滋味不错吧?当年我们可没少受这样的待遇。”

    “卑鄙!”

    荒野王恨声道。

    “哼!”

    黑色帝服的男子手指狠狠的捏碎了荒野王的元神,顿时荒野王的元神在虚空之中彻底的崩溃,而后化为一片烟灰消散在虚空之中。

    “轰隆!”

    黑色帝服男子和张三丰俩大强者的身影来到荒塔面前,两张真气大手蔓延而出,抓在荒塔上面。

    “轰隆!”

    一股剧烈的力量波动从荒塔上面传来,荒塔上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冲击着俩人的身体,然而俩大强者的身影岿然不动。

    片刻之后,俩人的嘴角各自溢出一抹鲜血。

    “轰隆!”

    剧烈的声音再次响起,方圆3000里的大地骤然之间开裂,大地上爆发出灿烂的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林枫贝雪茵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