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皇后大怒。

    很快,御膳房又被过了一遍,消息传出来,睿王府自然也将前后院的膳房过了一遍。

    很快,就有了发现。

    赵拓头晕的不行,坐在那看着。

    庄皎皎倒是抓起几个来。

    “大娘子您看,这明显是做过手脚的,这原先不是八角,想来是掰掉了一些。又把勾子磨平了。”膳房张妈妈也是心有余悸。

    “寻常八角也会掉角,掉下来也是一样用,干了就免不得掉了。一般将这香料拿到手,都是做了粉末。正好前日里,您与王爷用了一顿烤羊肉,用的香料多。昨日里,王爷那有用了烤鹿肉。”

    “爹爹喜欢重口味。”赵拓蹙眉叹气:“老二疯了。”

    这是想干什么?弑君?还是逼官家立太子?

    庄皎皎将那一袋子东西丢一边:“拿去,送宫里给皇后娘娘过目,现在去给我查。府里查不到就叫殿中省查。我怀一次孩子就要出一回事?”

    赵拓头晕的厉害,此时不想说话,只是也将煜王判了死刑了。

    是时候了。

    庄皎皎症状最轻,基本上多喝点水就没事了。

    也不需要喝药了。

    赵拓稍微严重一点,不过也还不到伤害肝脏的时候,缓了一天多之后,也就好多了。

    可官家本身用的多,用的时间久,又加之年纪大了,一时半会没见好,还躺下去了。

    就算是已经不再服用这毒物了,可一时半会也是起不来的。

    皇后可没心情瞒着这事,只是不敢说罢了。

    生怕此时刺激官家,叫官家一时承受不住。

    皇后与官家自然谈不上多深的感情,可官家一旦蹬腿了,皇后成太后了,那好能好过?

    无论哪一个皇子都不是她生的。

    所以她严密封锁消息,着领殿中省查。又把后宫严密的控制起来。

    唯有一个陈娘子可以来看官家。

    这就是念着她有孩子。并且皇后信她。

    绝不可能是她,她比谁都怕官家出事。

    官家一旦没了,她带着幼子,处境怕是更不好。

    一过五日,赵拓和皇后里应外合调查这件事。

    可朝中因为官家没上大朝会,已经闹起来了。官家重病不起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时间,言官御史上劄子请立太子此起彼伏。

    而同一时间里,庄皎皎亲自去了煜王府。

    她是趁着赵拓不在府里的时候出门的。

    煜王府里,得知是睿王妃来了,阖府震惊。

    此时,她来做什么?

    煜王不好亲自见,因为庄皎皎直奔正院。

    因为没有提前说就来,吴氏也很惊讶,也只能接待着。

    “二嫂嫂有礼,我有些话想亲自来与嫂嫂说,希望嫂嫂不要怪我冒失。”庄皎皎依旧是笑着,温柔又亲和。。

    “你来我自然高兴,坐吧。你如今怀着孩子,也不能喝茶,你们去,泡红枣茶来。”吴氏摆手。

    不多时,红枣桂圆茶上桌。

    庄皎皎笑了笑:“不知道二嫂嫂这里的人,可是什么都听得?我有几句心里话,想与二嫂嫂说。”

    吴氏一滞,叹气摆手:“你们去吧。”

    庄皎皎也摆手叫跟着她的指月和翠珠出去了。

    两个人犹豫,主要是大娘子怀着孩子呢。

    “去吧,有事再进来就是了。”庄皎皎不介意道。

    两个人只要应了,就站在门口,只要有动静就要马上冲进去。

    “弟妹有话就说吧。”吴氏也不笑了,自知庄氏这样的人,怕不会因为简单的事就径自来她这里。

    “二嫂嫂看五嫂嫂如何?听说,一路南下她病的就没起身过。”庄皎皎道。

    吴氏手一紧,到底还是稳稳地喝了一口茶。

    “弟妹,既然将人都赶出去了,就直说吧。何苦绕圈子呢?”吴氏苦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春意闹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