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游的前一晚, 季清远才知道他们要去旅游的地方是蜜月时,他跟俞z歆都独自过去的城市。那个城市对他来说,不是很好的回忆。

    那时, 他以为俞z歆心里爱的是厉炎卓。

    家里人都怪他,问他怎么出差那么久也不回来。

    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即便回来, 俞z歆也不想看到他,何必让她看着心烦。

    圈子里都传, 他不爱俞z歆, 事实却恰恰相反,他是爱而不得的那个人。结婚第二天就被通知, 他什么也不是。

    俞z歆洗过澡出来,裹着浴巾,手里拿着电吹风。

    季清远回神,接过电风吹给她吹头发。

    “旅游的地方是谁选的?”他问俞z歆。

    俞z歆没听清楚,“嗯?”

    季清远调到最小风:“明天要去的地方,谁选的?”

    俞z歆:“我选的。”

    季清远‘嗯’了声, 他不明白:“去过了怎么还去?”

    俞z歆怼他,“爱天天做, 你怎么还做?”

    季清远:“......”他失笑, “这能一样?”

    他放下电吹风, “你现在越来越会噎人。”说着, 在她脖子上亲一下,稍稍用力,准备种颗草莓。

    俞z歆用胳膊肘撞他, 季清远嘬了她一下,这颗草莓应该种下, 他亲着她侧脸,不忘声讨她,“你又开始暴力了。”

    俞z歆去了衣帽间,收拾行李。

    季清远陪着她,从背后拥她入怀。

    俞z歆挑了几件长裙放箱子里,这回是全家出游,她拿了一款最保守的连体裙式泳衣。

    上次去那座城市旅游,她选了不少性感泳衣,但没想到是她一个人的旅行,最后一件也没用上。

    季清远看着她侧颜,募地想起,“以后那个‘凝静致远’的小号,你不用看了,也不会再更新,更新那些都是冷文凝闺蜜捕风捉影胡乱编造。”

    俞z歆:“......”

    她偷偷关注那个小号,还是被他知道了。

    她故作漫不经心道:“你怎么知道我看那个微博号?”

    季清远如实说:“我去问俞倾,让她帮忙。她跟我说了那个号。”

    他又解释第一次跟她过二人世界,所谓的是他跟冷文凝的纪念日,“我生活秘书泄露了我的私人安排。我都处理好了,告诉你一声。”

    “z歆,我们俩都改改脾气,我向傅既沉学习,你跟俞倾学,有什么就直接问出来,别闷在心里。”

    俞z歆点头,答应下来。

    季清远把心底的疑惑说出来,“你是故意选那个地方,提醒我当初没陪你度蜜月,还是?”

    他补充道:“我真不知道,你好好跟我说行不行?”

    俞z歆原本到了嘴边要呛他的话又咽下,稍有沉默,“想跟你一起去,把遗憾给弥补了。”

    季清远把她抱得更紧,“我发现你特别有理,明明是你的错,现在倒变成了我的不对。”

    他道:“其实你也算不上遗憾,那个地方我一个人去过。”

    俞z歆惊诧,扭头看他,“什么时候?”

    季清远现在也不要面子了,“出差七个月那次,中间有几天假期,我不想回来看你,就去度假。你去的海边我去了,音乐会我也看了一场。”

    其实,直到现在,他还是意难平,“z歆,如果要换成结婚第二天我亲口跟你说,我爱的是别的女人,我跟你就凑合过下去,你会怎么做?”

    “你肯定会跟我离婚,一天也受不了。”

    俞z歆放下手里的衣服,转身,搂住他脖子,看着他的眼,亲了他一下。

    季清远不满意:“就这么敷衍?”

    俞z歆:“......哪敷衍了?”

    季清远没吱声,无声看着她。

    俞z歆踮着脚,学着他深吻她时的动作,也给了他一个深吻。

    季清远还是没打算放过她,“四年的委屈,你一个吻就行了?”

    俞z歆:“......”这个人吧,还得寸进尺了,她反驳,“谁不是委屈四年?”

    季清远不买账,“除了我出差七个月,其他时间都是我哄你,你哪那么多委屈?”说完,他把她抱起来,“我又说错话了。你有委屈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爱与他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