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说啊!这位冷大Boss,比你长得帅,也比你年轻,而且,他也不会有意去搭讪其他良家妇女。”童以沫一板一眼地跟秦烈介绍着。

    秦烈越听越糊涂,只能傻笑着听童以沫介绍完后,才提出自己的疑问:“你这说得,好像你很了解他。”

    “不不不,我不了解他,只是跟他很熟而已。”童以沫撩起耳后的一缕长发,绕在右手的食指上。

    秦烈顿时眼中放光,嘴角微扬道:“要不,你引荐引荐,正巧我有笔货要卖出去,好找他谈谈生意。”

    “……”童以沫顿时有些语塞,商人的世界里,还真是一点商机都不想错过。

    秦烈只顾着自己的事情,见童以沫对自己的话一脸不屑,猛然间才反应过来后,有些情绪激动地问道:“你为什么会跟冷氏集团的老板很熟?难道你被他包养了?”

    “……”童以沫差点气结,忍不住白了秦烈一眼,没好气地回答道,“我是他的妻子,唯一的妻子!”

    这下轮到秦烈目瞪口呆了:“你、你是……冷氏集团老板的妻子?”

    “对啊!”童以沫得意地笑了笑,这下子,这个男人应该懂知难而退了吧!

    可结果……

    秦烈噗嗤一笑,爽朗地笑道:“你别逗我了!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豪门贵太。再说了,身为大集团的Boss夫人,又怎么会住在这种简陋又便宜的民宿里呢?还有,你连戒指都没戴。不过了,我也能明白。你只是在找借口拒绝我罢了!”

    “我说的是真的,你不信算了!”童以沫挥了下手,打算转身即走。

    秦烈忙从自己的高椅上跳下来,踱步拦在了童以沫的面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童以沫瞥了秦烈一眼,只笑不语,然后绕过他,与他擦肩而过。

    秦烈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转过身去,看着童以沫的背影往那边墙角的楼梯走去。

    这个女孩还真就像是枝带刺的玫瑰,好看却不好摘。

    接下来的这几天,童以沫发现自己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遇上那个叫秦烈的男人。

    她逛街,他也逛街,她游玩,他也游玩。

    这个男人的身影简直无处不在的时候,童以沫终于忍无可忍,主动朝此刻跟她坐在同一个休息区,只不过是邻座的凉伞下的秦烈走过去。

    童以沫拉开白色的藤椅,在秦烈的对面坐下后,一手托腮,一脸无奈地看着秦烈问道:“这位先生,你足足跟踪了我三天,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里是澳洲最大的水上乐园,她一个人跑来玩水,他也一个人跑来玩水。

    她玩什么游乐项目,他也跟着玩什么游乐项目。

    总而言之,他总是故意在她眼前晃悠,但是不会主动上前来跟她打招呼。

    “噢!鱼儿终于上钩了!你总算是愿意过来,跟我说话了!”秦烈挑眉道。

    童以沫发现自己被他忽悠了后,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秦烈连忙说道:“我真的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虽然刚开始靠近你,只是因为你跟我的初恋女友实在是长得太像了。她去了天国的这么多年里,我一直很想念她。我捡到第一只紫贝壳的时候与她相遇,我捡到第二只紫贝壳的时候与你相遇。我觉得这是一种缘分,我知道,你不可能成为我的恋人,也不是她的替代品。所以,我不会追求你,但只是单纯地想跟你交个朋友。”

    “就因为我长得像你初恋女友,所以你就想跟我交朋友?”童以沫旋身看向秦烈,索性又坐回椅子上,双手抱臂,撑在玻璃圆桌上,目光直勾勾地盯着秦烈,问道,“那来说说你和她的故事。”

    秦烈身心一怔,往事被拉开时,就像是在一一重新尝试着酸甜苦辣的味道:“我和烟儿,相遇时,彼此都才十八岁,都是刚刚高中毕业,而我是来澳洲做毕业旅行的,但她说她是来找她失散多年的妹妹的,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来海边散心。她说她得到消息,说她的妹妹有可能被一对澳洲夫妇领养了。我陪着她一起找到了那对澳洲夫妇领养的孩子,但是结果还是找错人了。离开澳洲后,我们各自回到了各自的国家,相恋四年,聚少离多,只可惜,我们最终败在了异地恋上。她主动提出的分手,她大学一毕业就立即嫁给了别的男人。”

    “那她又为什么会去天国?”童以沫很委婉地问道。
诱妻入怀:老公深深爱推荐阅读